第1277章 麻烦21(原因)

    第二天,海蓝又再次带小鱿鱼去了医院。

    本来昨天两瓶水挂下去小鱿鱼已经退烧了,但凌晨的时候突然又再烧了起来。

    她只能重新去了一趟医院。

    这次医生安排给他抽了血。

    在等待结果时,海蓝就抱着小鱿鱼坐在外面的椅子上。

    周围的人自然还是来往不断。

    但基本都是父母两人,有的甚至一家好几口人都到场,只有海蓝一个人抱着孩子坐在那里。

    然后,她突然有些后悔——或许自己不应该一时冲动带着孩子到这里来。

    如果在姜城的话,至少还有时渺他们照应。

    自己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孤独。

    小鱿鱼刚才抽了血,此时已经在她怀中睡了过去。

    因为没有床位,海蓝只能一直抱着他。

    好在最后的抽血结果并没有什么问题,医生又重新给他开了药。

    海蓝抱着小鱿鱼回家的时候,她父亲的电话突然过来了。

    「父亲。」海蓝单手抱着孩子,一边接起电话。

    「你还在X城?」

    「嗯。」

    「尤生还没回去?」

    「他……应该就要回来了吧?这两天。」

    那边的人沉默下来。

    海蓝抿了抿嘴唇后,又说道,「我在这边挺好的,您不用担心。」

    「我担心什么?」那边的人却是冷笑了一声,再说道,「你过的好是应该的,过的不好,那也是你自找的。」

    「我当初就不同意你跟他在一起,如今你一个人拖着孩子,就算成寡妇,那也是你自己选的。」

    海蓝不说话了。

    正好司机已经将车停下,海蓝正准备直接挂断电话下车的时候,他却又说道,「这次的事情,尤生跟你说了吗?」

    海蓝停住动作,「什么事?」

    「自然是他到这边来的原因。」

    海蓝皱起眉头。

    她的沉默倒是给了她父亲答案,哼了一声后,他说道,「那还算他有些担当,我还以为他会跟你透露。」

    「什么意思?您……知道什么?」

    「这次,是我让他来的。」电话那边的人说道,「而且是我拿着你威胁他来的。」

    尤生回到X城的那天正好是除夕。

    海蓝去了一趟超市。

    一手推着婴儿车,另一只手提着东西。

    在进入单元楼时,正好看见前方的人将门打开。

    「等一下!」

    她立即喊了一声,刚准备冲上去时,对方的手已经抵在了玻璃门上。

    然后,海蓝才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他瘦了许多。

    头发也短了,额角处有一道新伤痕,虽然已经长好,但伤势依旧狰狞。

    海蓝的脚步顿时停住。

    直到他走到她面前,将她手上的东西提了过去。

    「怎么买这么多?」他低声说道,「现在超市不是可以送货上门?」

    听见他的声音,海蓝这才算回过神。

    然后,她咬紧了牙齿,「现在大过年的,谁给你送货上门?」

    「那你怎么买这么多?」

    「过年不用吃饭吗?」

    尤生不说话了,只默默侧开身体,让她推着孩子先进。

    海蓝也没有跟他多说什么,自己低着头往前。

    尤生就跟在她的身后。

    海蓝注意到了他那鼓鼓囊囊的背包,似乎比他走的时候多了不少东西

    。

    但她没有问,只盯着上面跳动的数字看。

    到家后,尤生自己默默将东西提到了厨房,再出来帮她将婴儿车收起。

    海蓝就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他看。

    当他将东西都收好出来后,她才问他,「你不抱抱你儿子?」

    听见声音,尤生的身体似乎一凛。

    然后,他看了一眼她怀中的人。

    「可以吗?」他问。

    海蓝有些好笑的反问,「这是你儿子,你觉得可以吗?」

    尤生也没再说什么,只将手掌往自己身上擦了擦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

    海蓝将孩子放入他的臂弯中。

    尤生的身体是明显的僵硬。

    此时他身上的肌肉显然派不上任何用场,甚至似乎咯得孩子生疼,他在他怀中扭捏了几下后,直接哭了起来。

    海蓝不得不将孩子抱了回去。

    「连个孩子都不会抱。」她埋怨了一句。

    尤生抿了一下嘴唇后,说道,「对不起。」

    海蓝抬头看了看他,也没再说什么。

    「我去做饭吧。」

    话说着,尤生已经转身去厨房。

    海蓝看了看他的背影,突然又想起前几天她父亲跟她说过的话——那些话,他从来都没有跟自己说过。

    是因为对她父亲的承诺?

    还是不想挑拨他们父女的关系?

    海蓝不知道。

    但她知道这是尤生做得出来的事情。

    他就是这样的人。

    ——打碎了牙齿,也只会往他自己肚子里咽。

    此时他不说,海蓝也不再问。

    很快她就将孩子哄睡着了。

    尤生还在厨房中忙碌着。

    他父母早就已经过世,后来都是一个人生活,生存技能自然是有的。

    只是海蓝还买了一些海鲜,对于这些东西的处理他还有些生疏,此时正在弯着腰认真的挑着虾线——上次他因为偷懒没做还被海蓝骂了一通,这次他倒是记得了。

    海蓝就靠在墙上看着他。

    尤生转过身看见她后,很快说道,「你去休息一下,马上就好。」

    「怎么,我不能在这里?」

    「不是。」

    「那你做你的,我看着。」

    海蓝嘴上这样说着,但尤生明显有些紧张,每做一个动作都得转过头看她一眼。

    海蓝也不说什么,就站在那里看着他。

    「我给你买礼物了。」

    突然,他说道。

    海蓝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

    不等她说什么,尤生已经将手洗好,再走出去,将自己的背包打开。

    ——里面鼓鼓囊囊的,放了一盒金色的巧克力。

    海蓝愣了愣,再看向他。

    「在机场买的。」他说道。.

    「你在那边是不是碰见其他的小姑娘了?」海蓝却是说道。

    尤生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回答,随即说道,「你在胡说什么?怎么可能?」

    「要不然你怎么会想到给我买礼物?」海蓝眯起眼睛,「肯定是给别的小姑娘买,再顺带给我买的吧?」

    「不是。」

    尤生皱着眉头。

    在跟海蓝对视了一会儿后,他才不得不说道,「是容既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