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绝命列车之冤家

      两人迅速闪身进入休息间,死死关住了房门。
  乔诺诺立刻燃起了香粉,慢慢遮掩了两人的气味儿。
  一上午紧张的行动,让乔诺诺异常疲惫。
  勉强打起精神吃了点儿东西,就直接睡过去了。
  好在这间休息间,是为了给乘务员临时休息的,虽然简陋,但起码还有一张窄窄的单人床。
  乔诺诺也不客气,简单打理了一下自己,就直接躺倒蒙头大睡。
  沈敛大概是习惯了这种高度紧张的生活,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疲态。
  见乔诺诺休息,他就默默坐到门口的一张椅子上,安静地擦拭着手里的短刀。
  一直到傍晚时分,乔诺诺才被腹中饥饿唤醒。
  她懵懂地拥着被子坐起身,对于眼前的情形,还有一些反应不及。
  沈敛挑了挑眉,放下翘起的腿,大步走到床边,用力揉了揉她散乱的头发,成功让她清醒了几分。
  就在两人安静进食的时候,车厢的另一端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嚣的响动。
  两人俱是动作一顿,飞快地放下了刚吃几口的食物,靠近门后,仔细聆听外面的动静。
  似乎是一群人在自救,跟他们一样,企图离开这节被怪物彻底占领的车厢。
  只是,乔诺诺两人有她特制的香粉,可以悄无声息地转移。
  而这群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他们的举动,明显惊动附近游荡的怪物,原本寂静的走廊里,很快就热闹了起来。
  “操!被发现了!你他娘的能不能给老子轻点儿!”
  “真踏马奇了怪了!怎么刚刚那两人就顺顺利利的?”
  “快走!!都安静点儿!别讲话了!”
  “……”
  乔诺诺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听了一会儿。
  这一波人大概有五六个,纪律散乱,行为松散。
  彼此之间没有默契,对于怪物特性的了解,也只是一知半解。
  只是最后出声制止几人抱怨的声音,有点儿耳熟……
  想着他们过来的方向,乔诺诺黑眸微眯,心中隐隐有了计较。
  这群人虽然没有再继续讲话,但人多手杂,走动间制造的声响着实不小。
  听着外面怪物们狂躁的嘶吼声,就知道他们惹来了不少!
  乔诺诺拧着眉,有点儿烦躁。
  这群人支撑不住,一定会找地方躲藏暂避。
  这附近唯一能完美藏身的场所,可就只有一个不大的休息间了……
  若只是单纯的多了几个幸存者,那倒也没什么。
  只是这群人,身后跟着一群虎视眈眈的怪物,明显是个麻烦!
  而且,还有那道让她异常熟悉的男声……
  乔诺诺转头,看向同样眉心微皱的沈敛。
  只见他微微摇头,乔诺诺立刻就明白,他大概是想静观其变。
  有沈敛坐镇,乔诺诺并没有之前一个人的时候,那种反复推算,却依旧心慌意乱的感觉。
  反而似乎因为有了依靠,尽管知道事情可能会比较麻烦,但她内心依旧十分安定。
  沈敛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她身后。
  微微敛眸,就能轻易地将少女的神色,尽收眼底。
  她不知不觉间安静信任的模样,让这个冷心冷情的男人,也忍不住心头微动。
  门外怪物聚集得很快,不断有人发出惨叫。
  如乔诺诺所料,果然没过十分钟,这群人就彻底顶不住了。
  只不过他们尚未发现这里,还在苦苦支持。
  乔诺诺也没有提醒救人的打算,别说这群人里面,有个一开始就得罪她的四号!
  单就这些人的行为举止,就绝对是个大麻烦!
  一旦和他们凑到一起,在这辆社会秩序逐步沦陷的列车上,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沈敛显然也没有什么圣父心态,外面这样不受控的场面,即便是他能力斐然,也绝对吃不消!
  两人安静地关注着走廊的情况,直到活人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在减弱……
  乔诺诺嘴唇抿得发白,却始终一声不吭。
  她脑子里忍不住在想,如果此刻是她陷入这种绝境……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她猛地甩了甩头,她太了解自己,每踏出一步,必然都是深思熟虑过的。
  她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被动的局面才是。
  “怎么了?”
  沈敛拧着眉看她脸色白白的模样,有些犹豫的问道。
  乔诺诺连连摇头,道
  “只是还不太适应,没关系的。”
  “嗯。”
  沈敛点头应下,可他的目光依旧时不时落到她略显苍白的脸上。
  又过了十分钟,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靠近,门口果然传来了门把手扭动的声音。
  两人立刻对视了一眼,乔诺诺弯了弯唇,后退一步,打开了房门。
  他们不会冒险救人,却也不会断人生路,无论他是谁,有怎样的旧怨。
  这样危机的时刻,也不能忘记坚守善良的底线。
  门外的人似乎没想到,里面居然还有活人。
  也可能是,见到熟人太过意外,或者没想过,他们会放他进门……
  四号少年明显怔愣了一下,被紧跟在他身后的六号学生妹用力推了一把,他才恍惚回神。
  两人带着两个幸存者,飞快地进门。
  他们身后紧追不舍的怪物,似乎有预感般,纷纷飞扑过来,企图在关门的瞬间,留下属于自己的猎物。
  砰砰砰!
  一阵肉体撞在门板上的巨响,再次响了起来。
  腐败的血肉砸落在木板上,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黏腻的声音。
  乔诺诺借着沈敛身体的遮挡,快速又点燃了一包香粉。
  外面的撞击声没有立刻停止,反而因为响动吸引来更多的怪物,隐约有愈演愈烈的架势。
  沈敛灰眸微眯,护着乔诺诺飞快后退了几步,彻底远离了门口的位置。
  乔诺诺的目光却落到了房间里一个幸存者的身上。
  他的脸色煞白,隐约透着一抹青灰色。
  或者是太过紧张的缘故,面部肌肉不停的抽动着,带着几分僵硬。
  而让乔诺诺留意到他的是,他腰间一道正微微渗血的伤痕……
  这人并不是探险者,只是一名普通的矿工。
  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受了伤,还靠着他同行的朋友,高声抱怨。
  而几位探险者的注意,更多的放在了门外的情况上,竟是没人注意到,屋子里潜在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