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帝心

    丑时一刻,承乾宫寝殿光华大起,陛下夜半醒转,吩咐伺候沐浴。

曹方领内监宫女安排妥当,退出浴池,不一会儿,宫女捧衣而出,曹方瞥见纹龙寝衣上的湿迹位置,片刻的了然后,心中暗暗纳罕。

今日午后,陛下设宴太液池,是后宫许久未有的盛事,上至妃嫔,下至才人,无不尽心妆扮,恭迎圣驾,云韶府所挑选献乐的舞姬,也是个顶个地鲜妍水灵,整场宴可谓是仙乐缥缈、美人如云,但起兴开宴的陛下,却始终兴致平平,寂然少语,及到晚间,也如往常一般,未召幸任何女子,这夜里,到底是怎么了?…………

曹方满腹疑团,明帝何尝不是如此。

氤氲的水汽中,他想起梦中人的滴滴香汗细细娇喘,想起他进入时她微微蹙起的眉、唇际逸出的音,腹下又是一股燥热,难以自持。

白日初见,他对怀王妃频频留意,以为只是太久不近女色所致;可午后宴上妃嫔,端容有之,娇媚有之,冰清有之,玲珑有之,他面对着后宫佳丽三千,心中却不停地忆起她的姿容,甚至拟想她的一颦一笑,舞姬献舞,恍然都好似她在起舞,及至夜间入梦,更是荒唐…………

虞苏苏…………虞苏苏…………

明帝默念着这个名字,回想起梦中旖旎风光,更觉口干舌燥,吩咐进茶。

曹方亲自端茶近前,明帝接过饮了半口,觉清香幽甘,与平日所饮不同,慢品半杯,周身的燥热,仿似都消退了,满意问道:“这是什么茶?”

曹方笑道:“这是青州新进贡的,唤作苏眉。”

明帝饮茶的动作立时顿住,片刻后,只听一声清脆的瓷响,金丝缠枝花纹茶杯,在浴池边上化为碎片,狼藉一地。

“陛下……”曹方惶恐垂首,在场内监宫女纷纷跪下,大气也不敢出。

明帝冷冷望着茶水横流的地面,心境亦是狼藉不堪,他是天子,却像是被一小女子胁迫了心志,不过是见了一面,喜怒欲望,居然均因她难以自持,而这小女子,还是他最小的儿媳,回想那梦中一声冷冽的“父皇”,明帝羞惭难当,可羞惭的同时,另有一种禁忌的刺激快感,浮上心头…………

明帝双眸愈发幽深复杂,沉默良久,缓缓开口:“曹方…………”

“陛下……”曹方伏地等候着御命,但等了许久,都等不到陛下的命令,悄然抬首看去,见魉校鞯劭孔旁〕乇冢纪飞钏庥腻洌圃谔烊私徽健12枘丫龆献攀裁矗钪眨恢悄囊环秸剂松戏纾鞯弁侨坏匮隹孔懦乇冢粕溃骸叭ソ彰荚倨阋槐础!

三日回门,对于苏苏来说,只是简单走个过场,主要是给祖母看看,好让她放心。

她与萧i的表现,不算如胶似漆,但到底相安无事,人前算过得去,看到祖母舒展的眉头,苏苏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按照风俗,回门这夜得宿在女方家,萧i对苏苏嫁前的闺房很感兴趣,时而看看博古架上的玉瓷摆件,时而翻翻书架上的典籍乐书,神色怡然。

苏苏看他乐在其中,抬脚走开,行至后园,见虞姝姬迎面而来,见了她屈膝一福,“王妃。”

自明月坊后,苏苏再未与虞姝姬单独相处说话过,也不知慕容离有没有将她的话带给虞姝姬,不过依虞姝姬自矜的性情,就算慕容离说了,她也未必肯听。

“我听祖母说,伯父择了几位青年才俊,正为姐姐挑选佳婿?”

“这都是托王妃的福,因着王妃,来向我与媛姬提亲的人,几乎要踏破门槛,那些往日瞧不上咱们虞府的世家,也都开始往来了”,虞姝姬笑意盈盈,“先前王妃闹得那样,我只怕怀王心存芥蒂,可今日一见,怀王待王妃真是极好,做姐姐的,也就放心了。”

虞姝姬说话向来是九曲十八弯,暗有深意,但苏苏从来懒得去细想,“嗯”了一声道:“多谢姐姐关心。”

虞姝姬仍然笑着,话锋却是一转,“只是世间男子多情,怀王又是这样的身份地位,日后难免分心侧室,妹妹切莫一味拈酸吃醋,惹怀王不快,得学会张弛之道。”

和慕容离这风流鬼混在一处,于这方面真是颇有心得……想来虞姝姬和慕容离搭上,或就是通过结识清河郡主……能说动未来的反臣为她谋事,苏苏对她这位姐姐的手段心志还是佩服的,若非生为五品官员之女,而是高门世家的小姐,依虞姝姬的美貌才华,以及隐在其下的心志谋断,应早就名满长安。

苏苏如此想着,走心感概道:“其实,论性情才智,姐姐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

虞姝姬万万没想到苏苏会说这样的话,向来玲珑八面的言辞也愣住了,“王……妹妹…………”

苏苏望向庭中的合欢树,“姐姐记得伯父在平昌的宅子,也有一株合欢吗?我第一次见姐姐,就是在那棵合欢树下。”

“记得…………”虞姝姬印象深刻,那时叔父叔母刚过世,父亲去洛水接了他们的独女来。她第一次见到苏苏,苏苏正在树下捡拾吹落的合欢花,一身服丧的素白曳在风中,仿佛风大些就要散。她走近前去,苏苏抬头看她,小鹿般怯怯的眼,却又蕴着清韧,将哀伤藏得干净,片刻后的犹豫后,抬手将合欢花递给她,展颜一笑,眉眼弯弯。

苏苏追忆着笑道:“记得有一次和姐姐们捉迷藏,我藏到了这棵合欢树上。结果因为藏得太好,姐姐们从树下经过了几次,也没找到我。”

找到了的……她早就看到了树枝间垂下的粉色绣鞋,一晃一晃…………只是…………虞姝姬垂下眼帘,那时苏苏初来,父亲怜她孤苦,对她十分照顾,胜过亲女。她恼怒苏苏分走了父亲的宠爱,嫉妒苏苏随便写写字就能得到父亲的赞许,而她苦练数夜的书法,仅仅得到一句“尚可”,就像现在,她嫉妒苏苏为何什么都不做,就先有丞相之子追求、后有怀王请旨赐婚,而她苦苦钻营,为了向上去陪那些世家小姐,忍受她们的高高在上和言语暗讽,却还什么也没有…………

“等啊等啊,等得我都困了,后来我靠着树干睡着了,等醒来时,天都黑了…………”苏苏笑道,“上树容易下树难,我看不清位置,试了好几次,都不敢下去,好在姐姐们来了。”

虞姝姬默然不语,那时的她,是担心将要回府的父亲,发现苏苏不见了,要责骂于她…………

“媛姬姐姐提着灯,让我快点下来,那灯照不清上面的枝桠,我总是犹疑不敢,后来还是姝姬姐姐抱了床被子出来垫着,让我赶紧跳下来,说会接着我,我大着胆往下跳,才发现没有我想象地高,夜风很凉,可两位姐姐的手,很暖。”

番茄小说

如果不是对虞家颇有感情,前世的明帝,一开始怎能用虞家来胁迫她…………苏苏笑叹了口气,“后来被子上的草屑出卖了我们,这件事还是被伯父伯母知道了。我们被一起罚去祠堂思过、不得用晚饭。媛姬姐姐是惯会藏吃食的,从怀里掏出两块香米糕,递了一块给姐姐,姐姐又将那块掰了,将大些的给了我。媛姬姐姐心大,对着满屋子的牌位,倒在蒲团上睡了,而我和姐姐,说了一夜的知心话。”

虞姝姬忆起当年,当时她说她要做贵女,如果不能被人仰望而活,宁可死去,她问苏苏将来如何,苏苏愣了下,咬了咬手中的香米糕道,现在就不错啊。于是她从此将苏苏视为亲妹,可现在,希求“小家之乐”的,飞上了云端枝头,而梦想着做“人上人”的,还徒然地陷在尘泥里…………

与苏苏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疏远了呢?或许是从年岁渐长,发现苏苏比自己生得越来越好,她精心妆扮却敌不过她素面朝天;或许是日常相处,发现比她懒散的苏苏,灵颖悟性却远远强过她,无论诗文乐舞,还是琴棋书画…………不是苏苏的错…………虞姝姬知道,是自己的心,被年复一年积攒的妒火,烧得发狂,才会去与慕容离定下那样一条计策,去破坏她的婚事,反正,她一开始就不愿嫁给怀王,这样,也算帮她…………以后嫁不出去也就嫁不出去吧,等她以后做了贵夫人,她养她,一辈子…………

“一晃,十年过去了啊”,苏苏感慨着轻叹了口气,“今日,我也想与姐姐说句知心话”,她转过身,深深地望着虞姝姬,“离慕容离远些,他太危险了,与他相处,无异于引火烧身,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整个虞家。”

夜里下起了雨,敲打芭蕉,淅淅沥沥,绵延的凉气,不断地渗进帐帷之内,萧i搂她的臂膀紧了紧,轻问:“冷吗?”

“…………热。”

苏苏将他推开了些,萧i不以为忤,只抓住苏苏的手,送至唇边吻了一吻,“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这种时候,这种动作,还能在想什么?!苏苏对云雨之事并不热衷,偶一为之即可,前世为怀王妃时,萧i年轻,精力旺盛,她其实不大受的住,但当时因为爱恋,遂都顺着萧i而已,今世,大可不必了。

苏苏冷漠地抽回手,“谁知道你想什么?!”

萧i低道:“我在想,我遇见你,怎么这样晚…………”

苏苏默默嗟叹,不是晚,是太早……要是晚个几个月,她早就回了洛水,哪用得着现在和他躺一张床、盖被聊天…………

“你是十三岁随虞家来的长安,如果我们早三年遇到,在那个人之前,也许现在你待我会不一样……”

那个人?苏苏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当初戏演得太成功,再加上夜奔空雪斋那件事,不少人应如萧i一般,还以为她深爱谢允之………谢允之现在在朝为官,这件事会不会对他的仕途名声有影响,要不要想办法澄清下…………苏苏一边思考着,一边对萧i道:“殿下现在闭上眼睛,就可以做梦了。”

萧i笑了笑道:“你知道成亲那天早上,我醒来看见你睡在我身边,有多高兴吗?我好害怕是梦,就像从前一样,醒来一个扑空,什么也没有…………”

苏苏敏锐地提取了关键信息,“殿下还做过这种梦?”

隐约的光线中,萧i的脸腾地烧起,“……啊……这个…………”

苏苏瞧他那窘迫样,噗嗤笑出声,出息啊,这辈子的萧i!

萧i见苏苏笑了,也放松下来,唇际蕴了清和的笑意,“我有时觉得,你恨我恨到骨子里,可有时又觉得,你也没有那么恨我。”

苏苏直接略过这个话题,“那你有没有梦到别的,比如为什么躺在棺木里?”

萧i声音中透出迷茫,“没有,那段梦境,就像是缺失了一样…………其实梦中的事,与现实很是不同,比如,梦中的你,要温婉许多…………”

“看来殿下喜欢温婉的”,苏苏道,“明儿回去,让佩云留意留意……”

话未说完,就被萧i迅速截断,“我喜欢的是你。”夜雨声中,他的声音清亮而坚定,“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