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独处

    正是牡丹盛开时节,苏苏与萧i来到琼芳苑时,王爷王妃,已来了大半。这是苏苏今世第一次见到萧i的哥哥嫂嫂们,宫里不比王府,礼法得守,萧i引着苏苏一一见了,苏苏也按规矩一一施了礼。

有时皇室世家里,闲言传得比民间还厉害,苏苏掌掴怀王的事,早在诸王爷王妃中传了个遍,当她行礼时,多是戏谑目光,在她与萧i二人身上逡巡,几个如楚王性情爽落的,还特将此事拎出来说笑,但见萧i平静,苏苏淡然,也自觉没趣儿,渐渐消了音。

太子、太子妃,随明帝及淑、丽、贤三妃而来,众人跪见过后,太子夫妇落座明帝下首,宴会正式开始,诸皇子公主席次错落花间,因是家宴,不似殿宇中规矩森严,诸人遂也放松许多,气氛较为随意欢愉。

珠歌翠舞,宴至三巡,诸皇子中性情最为不羁散拓的楚王萧琦,已有了几分醉意,微摇晃着起身,朝御座方向拱手道:“父皇,云韶府舞乐虽好,但今日,不该看!”

话一出口,全场尽寂,上首贤妃紧攥着扇柄,面色微僵,明帝却神色如常地饮了半口酒,“说说为何?”

楚王悠悠道:“今日家宴,不如由儿臣们彩衣娱亲。诸位皇兄弟,皆有技艺傍身,嫂嫂弟媳们,也都通晓琴棋书画,才华横溢,最次如儿臣也可鼓乐吹笙…………”

苏苏所坐的位置,正好可看到楚王妃眉隐忧灼,正悄悄拉着楚王衣襟,让他少说些醉语。但上首明帝却似很喜欢这提议,抚掌笑道:“琦儿言之有理,来人,去取花鼓来,击鼓传花,到谁手上可不许赖的。”

以一道红绫覆住双眼,明帝敲击羯鼓,手如飞雨。热烈响亮的鼓声中,一朵新摘的白鹤羽牡丹,自太子、太子妃处,渐次传了过来。

苏苏视这牡丹为烫手山芋,接到手就想扔走,可鼓声,偏偏在牡丹粘手的一瞬间停了,明帝随意扯开红绫,一双湛然明目,朗朗地看向了她。

苏苏只得站起,屈膝福了一福,“儿媳才艺疏浅,独笛声尚可一听。”

明帝略一颔首,吩咐曹方,“去取那支紫笛来。”

曹方心中微惊,遵命取来了南诏国进贡的陛下近来爱物。

苏苏接过紫笛,略想了想,捡了支最常见的、曲调也很简单的《清平调》。她立在宴席中央,低眼看地将整支曲子吹完,双手拱呈紫笛,恭敬道:“儿媳学艺不精,惊扰了父皇圣听,还请父皇恕罪。”

明帝淡道:“怀王妃过谦了。”只这一句,又重新系上红绫,敲起羯鼓来。

苏苏退至萧i身侧,仍不敢放松。接下来靖王舞剑、仪王妃抚琴、乐安驸马作画、阳阿公主起舞……牡丹花又传了好几遭,这皇家游戏,才算告终。

眼看明帝命人将花鼓收走,苏苏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萧i亲自揽袖持箸,帮她夹了一块樱桃肉,“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苏苏暗瞪他一眼,“站中间献艺的又不是你!”

萧i轻笑:“便是我也不怕。”

苏苏本还欲辩上几句,一想到今早三年之约,也就罢了,埋头吃肉,萧i在旁含笑看着,而不远处的谢意之,将他二人举止,都看在眼底。

在被钦点为状元的那个晚上,允之在空雪斋,放飞了一盏天灯,那个时候,长安城另一处所在,红绡香软,正举办着盛大的皇家婚礼。

因为心牵爱弟、并未赴宴的他,在旁问了允之,是在祈愿什么?

月色下,允之的声音,平平淡淡,“愿她之所愿,皆可得成。”

明帝今日兴致似是颇高,诸皇子公主,在宴后如常告退,明帝却道满园牡丹开得正好,留太子王爷等,在琼芳苑走走。

楚王萧琦上来就拉萧i,“九弟,跟六哥那边吃酒去。”

萧i一边扶住醉得要倒的楚王,一边看向苏苏,楚王妃见状笑道:“怎么,还怕弟妹丢了不成,放心,和六嫂在一块儿呢。”

苏苏前世与诸位王妃都有相交,知道这位楚王妃,是最端柔明理不过的,见她含笑伸了手来,便也揽过,随着她,慢慢地琼芳苑深处走去,一路说些闲话。

行至浮翠亭附近时,正见贤妃迎面走了过来,楚王妃立即屈膝道:“母妃。”苏苏也跟着一福,“贤妃娘娘。”

贤妃忙令她们平身,对楚王妃关切道:“你既有了身孕,以后见本宫,不必行礼”,又问,“今儿在宴上,没饮酒吧?”

见楚王妃浅笑着摇了摇头,贤妃刚放宽了心,眉头又微微皱起,叹道:“琦儿今天也太放纵些,好在你父皇今天高兴,没有怪罪,你是他的王妃,平日也该…………”见苏苏在侧,终没往下说。

苏苏想她们婆媳相见,定有许多体己话要说,尤其皇家,有些涉及权势之事,不可为外人道,遂笑道:“刚才来时,我看到那边有几株姚黄魏紫,很想赏看赏看,偏生六嫂领我走到这边来,现在六嫂既有贤妃娘娘相陪,就允我先行告退,去饱饱眼福吧。”

楚王妃感念地朝她笑道:“可别走太远,回头九弟还要找我要人呢。”

苏苏笑着应了,又向贤妃娘娘告退,自摇着轻罗小扇,踩着白石径走开。

琼芳苑集天下奇花异草,民间难得一见的珍稀牡丹,在苑内遍地可寻。苏苏一边摇着团扇,一边随意赏看,在步至一株“白雪塔”前时,见一只黄色蝴蝶,正好落在莹白似雪如玉的花瓣上,一时起了玩心,轻轻倾扇扑去。

黄蝶翩跹而起,苏苏亦随之移步举扇,起起落落了约半盏茶时间,黄蝶在一株“洛阳锦”花叶上略一停留后,遽然飞高,苏苏不得不放弃,细细喘息着,一边摇扇纳凉,一边望着那黄蝶随风飘摇而去。

待那一抹淡黄色,消失在视线之内,平复了呼吸的苏苏,正准备折身去寻楚王妃时,一个转身,却正扑在一个玄色身影上,吓了一跳,忙往后撤,偏生后面是牡丹丛,无处可退,脚下一绊,后仰跌进牡丹丛里。

眼看明帝似是要伸手来扶,苏苏不顾断裂枝桠刺痛,急急忙忙扶着牡丹枝起身,伏地叩拜:“儿媳参见父皇。”

将手背到身后,明帝“唔”了一声,“起来吧”,微侧首示意随侍,“传太医来,怀王妃手伤了。”

谢恩起身的苏苏低首一看,掌心果被断裂的牡丹枝桠,划了数道细小的血痕,忙道:“只是小伤而已,不必…………”

明帝却四顾了下直接道:“让太医到清晏舫来。”说着提脚就走,完全不给她拒绝跑路的机会。

帝王仪仗向不远处的清晏舫去,苏苏定在原地,内心的纠结,让她完全感觉不到手疼。她正怔仲,前方走着走着的明帝,突然停住,回身看了过来,“怀王妃可是腿也摔伤了?没眼力见的,还不快去搀着。”

苏苏只能谢着恩,被两名宫女搀向清晏舫,边走边暗暗寻思,兴许是她太谨慎了吧,毕竟,这才第一年啊…………

清晏舫乃“园林不系舟”,三面临水,四面开窗,苏苏在宫女的搀扶下,经桥进入时,御驾侍从已经将一切收拾妥帖,龙涎香的清馥之气中,明帝正坐在十八扇紫檀花雕屏风前品茶,意态闲适,见她被搀进来了,一指对面锦席,“坐。”

不待苏苏动作,两名宫女已忙不迭地遵御命将苏苏搀至席前,一个扶她坐下,一个贴心地在她背后安置了一十香团花软垫。

苏苏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啜饮茶水,一旁明帝轻撇着茶面浮沫,“怀王妃笛艺非凡,一曲《清平调》吹得极好。”

苏苏陪笑道:“父皇谬赞,《清平调》是支寻常曲子,习乐者几乎都会的……”

“越是寻常,越显真章”,明帝眸光如蜻蜓点水般在她面上掠过一瞬,“怀王妃不必过谦。”

于是苏苏只能沉默,好在不一会儿,太医来了,包扎完苏苏手上的划伤后,就要看看双足是否扭伤。

苏苏悄悄去看明帝,见他完全没有丝毫要起身避嫌的意思,只能任宫女除了她的鞋袜,右足脚踝附近,果有一点淤伤,但也不算严重,太医一上完药,苏苏即急急地穿上了鞋袜,对明帝道:“儿媳请退,去寻怀王回府。”

明帝眉头微皱,“你这样如何行走?”顿了顿,问,“i儿现在何处?”

苏苏道:“应在雪亭附近,与楚王殿下饮酒。”

明帝微一侧首,曹方即明白皇帝意思,打发内侍去寻。清晏舫内,明帝闲闲望着窗外的一池落花流水,突然淡淡来了一句:“你当初掌掴i儿,是否因为不愿与i儿成婚?”

又提这茬……苏苏一顿扯道:“不过是事出突然,被吓到了。”

明帝谑笑的眸子看了过来,“可朕后来听说,怀王妃婚前,与大理寺少卿谢允之,颇有情意?”

终还是将允之牵扯进来了…………苏苏不顾伤势,急急伏地,“父皇,此乃以讹传讹。儿媳婚前虽与谢少卿相交,但不过是崇其笛艺,有高山流水之意,引为姐弟知己。自嫁与怀王,儿媳谨遵父皇教谕,温顺柔婉,忠贞不渝,未有一刻敢忘。”

“……温顺柔婉……忠贞不渝…………”

明帝喃喃重复着这一句,倾身挽着苏苏的手臂,扶她坐好,“既伤着,动不动行礼做什么,以后在朕面前,不必拘这些俗礼。”

苏苏于是只能谢恩,偏明帝立即道:“这些虚话也省了。”见苏苏闻言愣愣的样子,大笑起来,侧首对曹方,“让御膳房将新弄的花样点心做几道来,给怀王妃尝尝鲜。”

燃文

曹方应声吩咐下去,苏苏要谢恩,又生生忍住了,无事可做,只能继续低头啜饮茶水打发时间,今生今世,她从未有一刻,如此刻这般,迫切盼望萧i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