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萧玄昭平行番外8

    明帝一觉睡醒,捂着生疼的后脑,坐在帐中琢磨了半晌,觉得事情到了这么个地步,也就只能,死缠烂打了。

他不走了,说是受了伤行动不便,要借住虞府养伤,苏苏朝一墙之隔的煊赫赵宅瞥了一眼,没说话。

《修罗武神》

明帝看苏苏静静站在一旁,看着低眉顺眼的,但微咬着唇、手也微蜷着,就知道她心里在转着什么心思,笑了笑道:“虞小姐是主人,朕是客人,小姐别拘束,一起坐着用早膳吧。”

苏苏站着没动,曹方亲自拉开座椅,朝苏苏恭声道:“虞小姐请。”

苏苏对上曹方的眼神,想着曹方昨夜说的那些话,抿咬着唇,慢慢在明帝身旁坐了。

明帝当然知道她爱吃什么,将奶皮烧饼、翠绿豆糕等几道食碟拿到她面前,苏苏见碗里盛着的热粥,也是她素日爱用的慧仁米粥,震惊纠结了一整夜的心,愈发烦乱如麻。

她食不知味地抿了两口粥,眼神老忍不住朝明帝头上伤处瞥,明帝一直暗暗关注她,见她瞥看过来,自然迎上了她的目光,苏苏对上他含笑的眼神,愣了一下,小声道:“疼……疼吗?”

苏苏是时刻悬心着阿碧的性命,但这话听在明帝耳中,却是在关心他了,他温和道:“只是小伤,虞小姐不要放在心上”,又深望着她道,“朕看着你,就不觉得疼了。”

这后一句话,听得苏苏如五雷轰顶,她承受不了明帝含情脉脉的目光,赶紧借用粥低下头去,避开他的注视,明帝看她瑟瑟缩缩地像只小兔子,也怕把她吓跑了,于是也不再说什么,安安分分地用完早膳后,传太医进来换药。

太医与宫侍围住明帝,解带的解带,调药的调药,苏苏走到一边,犹豫了片刻,低向曹方道:“我有一事不明,想问问总管……”

曹方示意她说,苏苏轻道:“我听说,今年春天,陛下突然病了一场”,她伸手指了指头部,迟疑着问,“……陛下他,是不是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曹方幽幽看了眼前的少女一眼,“……若真要说有什么后遗症,那这症结,就是虞小姐您了……”

苏苏听得语塞,回想圣上不仅对她的爱来得汹涌莫名,就连她的日常喜好,他也了如指掌,之前他做“赵先生”时的所作所为,明显是投她所好……她沉默半晌,将心中的疑惑问出,“……陛下从前见过我吗?”

这也是曹方的疑惑了,他觑着苏苏问:“小姐从前没见过陛下?”

苏苏肯定地摇了摇头,曹方心中疑惑更深,他回想圣上昨夜那连命都不要了的架势,暗叹了一口气,低对苏苏道:“老奴虽不知陛下为何对小姐如此执着情深,但能感觉得到,陛下对小姐势在必得。老奴在此多嘴一句,陛下知道小姐与怀王殿下互相爱慕一事,小姐最好尽快忘了与怀王殿下的情意,若您执意与怀王殿下双宿双飞,恐怀王殿下将要受累。”

她与怀王殿下哪里有什么情……苏苏听得无语,垂着眉眼没说话,这在曹方看来,却是虞小姐恋慕少年郎、不肯忘情了,他沉默片刻劝道:“老奴侍奉陛下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陛下对一名女子如此用心,小姐若肯入宫为妃,定会三千宠爱集一身,锦衣玉食,一世荣华。”

算了吧……苏苏心道,圣上这看着就像病后中邪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恢复正常,等到他恢复正常的那一天,别说花瓶砸头了,就她之前对他各种不客气、还给他煲“美味养伤汤”那些事,就够她喝一壶的了,还荣华,还三千宠爱集一身,三千枷锁集一身还差不多……

苏苏内心很是忧愁,那边,明帝忽然“哎哟”了一声,曹方忙走了过去,“陛下您怎么了?”

明帝瞪了换药的宫侍一眼,“手里没个轻重!”

曹方愣了须臾,立刻会意,看向苏苏道:“老奴这些弟子,个个手脚粗笨,还是麻烦虞小姐您来帮圣上包扎下。”

苏苏慢腾腾地走了过去,接过绷带,小心翼翼地换药包扎,等她包扎完毕,轻舒了口气,抬起头时,才发现屋中侍从太医等,不知何时,都退得干干净净了。

她垂下眼帘,朝明帝一福,“陛下好生歇息吧”,转身就要往外溜。

明帝怎舍得她走,一急之下拉住她的手,苏苏身体登时僵如磐石,而明帝这一拉,就舍不得松手了,硬把她牵到身边坐了,看她不敢挣开手,但身子直往后避,不断躲着他的目光,柔声轻道:“别怕朕……”

其实苏苏心中也觉得奇怪,在得知赵先生是当今圣上后,她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害怕,而是深深的抗拒,对或会成为他第三十一房小妾的事,那更是万分抵触,稍微想一想,就要起一身鸡皮疙瘩了。

明帝犹以为苏苏是畏惧他皇帝的身份,温柔抚慰道:“把朕当成普通男子,朕在你面前,就只是个爱慕你的普通男子。”

苏苏心道,若你是普通男子,我现在就能将你这轻浮之人好生斥责一番,甩手走人,哪里需这样忍耐不动,她心中有气,闷声低道:“陛下怎会是普通男子,陛下是大周天子,后宫三千……”

“不不,没那么多”,明帝急得连连摆手,“就三十……三十……”

作者有话要说:  放个二哈老皇帝娱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