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萧照前世番外2

    萧照拿起那只绣鞋就往阁楼上跑,他三步并作两步地飞奔至顶层,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面袭来,她就坐在窗边,夏夜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星眸迷离,双颊晕红,像是已醉得神思不清,夜风曳起她火红的纱裙,飘飘欲仙,好像随时能摔跌下去。

萧照看得胆战心惊,也顾不得其他,忙扔下灯笼和绣鞋,从后紧揽住她,想将她抱离窗沿,她似是茫然不解地朝后看了一眼,柔软的红唇擦过他的脸颊,萧照双臂一颤,顿时松了力气,两人一起摔跌在地上,她就倒在他的怀中,垂散的长发如春藻漫水遮乱了他的眼,清新的蔷薇花露香气,逸散在幽迷的光线中,如丝如缕,混着月色,织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香网,将他兜在其中。

她手撑着地,慢慢坐起,长发如脉脉春水,漾离了他的眼帘,萧照也像随之大梦初醒,忙坐直身体,看她醉眸悠悠地看了过来,“……你是谁?”

明知她很有可能只是因醉才不识他,萧照还是忽然觉得很失落,他眼盯着她,轻轻道:“我是照儿……”

雅文库

“……照儿……”她揉头的手一顿,眸光专注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恍然地“哦”了一声,“是你啊……你今年……十岁了吧……”

“……十三……”萧照闷闷道。

“是吗……”她轻轻笑了一声,“我记不清了……”朦胧的目光投向窗外明月,声轻几不可闻,“……都已经……过去七年了吗……”

萧照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七年,这是她入宫的时间,也是……九叔离世的岁月……

他看她静静地浴在月光下,如水光华柔曳在她的眼波中,眉目清致,色淡如烟,仿佛一拂就散,莫名地感到有些悲伤,轻声道:“娘娘,夜深了,四处都在找您,我送您回清晏殿吧。”

她却不说话,仍静静地望着窗外夜色,一只碧色的萤火虫,颤颤地穿过月光,飞进幽暗的室内。

她伸手去抓,萤火虫摇曳飞高,如碧色的幽火在暗室中游荡,他看她目不转睛地追随着那点光亮,站起身来,跳着去抓那碧色的“星子”。

萤火飞曳,纱帷飘忽,他感觉得到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当他轻喘着气将那萤火虫抓握于掌心,送到她面前时,她一只手轻握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轻轻地将他紧蜷的手指掰开,一点星亮,在她眼前升起,映亮了她唇际浮起的笑意,有醉甜的梨花白酒香,自她唇齿间悄悄逸出,钻入他的肺腑,令他神思也似微醺欲醉。

“……我的家乡洛水,也有许多萤火虫……”她声音很轻,剪水双眸漾起的光彩却十分明亮,随着萤火之光,一闪一闪,“……小时候的夏夜,我常悄悄起床,到庭中去找萤火虫玩,有时飞快地跑穿过花树,就能扑起一片,点点腾空而起,就像星星一样,后来来了长安,许多年都没有回去,再回去时,已错了时节,草丛中只有零星几只,他说等以后夏日再来,捉萤做灯给我玩,没想到,却没有以后了……”

她说至此处,嗓音低至无声,眸中的光亮也暗了下去,萧照猜到她想起了谁,心中难受得紧,不知怎的,忽然就大声说了一句,“照儿以后带您回去,捉萤做灯送您!”

她惊讶地抬眸看他,他的心,噗通噗通跳了起来,好像此生从没有这样剧烈跳动过,许久,才慢慢沉淀镇定下来,凝望着她的双眼,一字字认真重复道:“照儿以后带您回去,捉萤做灯送您。”

她闻言轻轻笑了,明眸清亮,全然映着他道:“真的吗?可不要骗我……”

她的眼神完全是在看一个孩子,也好似并没有把一个孩子的话当真,只是随口接话而已,可萧照望着这样的她,心还是像被温暖的泉水淌过,伸出小指道:“照儿一定说到做到。”

她亦伸出玉色的小指,轻轻地勾住他,“好啊,我等着。”

那一夜,恍然如梦,后来,她倚靠在窗下,醉睡入梦,他解下外衣,披在她的身上,轻握住她的足,慢慢地帮她把那只绣鞋穿上。

他至今依然记得,那是一只月白缎鞋,鞋面上绣着莲花,一颗明珠颤巍巍地缀在鞋尖处,夜色中光华团晕,美丽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