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呵呵,我谢谢你

    沐商一拧眉摇了摇头,他也猜不到还有谁想杀害她。

  片刻后,他道:“你的契约灵兽们应该还能召唤出来吧,小黑是渠天墨龙,可飞天入海,应该能带我们出去。”

  “主人,我现在初始形态的模样,我虽然早突破了初始形态,可在魂体空间一直以初始形态示人的,这样灵力消耗得还少。现在灵力用不了,我也变不回渠天墨龙形态了。”

  小黑委屈道,末了还喃喃说着,“对不起啊,主人。”

  “没事儿,黑麒麟,你呢?”

  黑麒麟也尴尬一笑,答着:“主人,之前你拿我当坐骑可是说过的,至此一次,下不为例的。你可不能出尔反尔。”

  云绮赔着笑脸,柔声道:“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吗?再说了也不骑你,就借你的背一用,踩着爬出山洞。”

  黑麒麟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

  可地面距离洞口有一丈半高,黑麒麟不过六尺,她即便是踩着他的头顶,那也是够不到洞口。

  一番徒劳无功后,云绮果断放弃。

  反观沐商一,一直悠哉地坐在石头上,丝毫没有焦急的模样。

  他此神态,和当时在秘境等着被九幽真神一样。

  联想到当时他胸有成竹,留有后招的模样,云绮好奇地问着,“你可是有法子逃出去了?”

  “没有。”

  “那你怎么这么悠哉。”

  “我只是想办法的方式看着悠哉而已。”

  云绮切了一声,没再搭话。

  封闭的空间里,只有她和沐商一相对而坐,时间久了难免尴尬。

  云绮便唤出来那只天狗,逗着玩。

  天狗还未完全开智,但已经能听懂一些了,也很有灵性,它知道是云绮救了它,让它不再以之前丑陋的形态示人,心里对她很是感激,也自然而然和她很亲近。

  玩累了,天狗便温润地趴在她脚边,任由她抚摸着自己。

  云绮摸着柔顺的狗毛,眼神有意无意瞟向沐商一,少顷,她开口,率先打破沉默。

  “哎,沐商一。你之前就一直是这样的人么?我指的是十万年前,你被关进结界以前。”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自从你灵体重塑后,再次醒来变得我有些不认识了,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云绮终于说出自己这几日一直疑惑的事了。

  先前刚察觉时,她注意力只在他不喜欢自己上了,只顾着生气伤心,想着法子的回击,不管故意和青羽亲近也好,还是写情书闹得人尽皆知也好,都是想向他证明自己也不喜欢他。

  但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很可笑。

  他好像压根都不在乎,或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在向他证明。

  这几日相处,也能明显感觉出,非必要,他是不会与自己过多接触的。

  而且,更多的时候他看向自己,像是穿过了自己脸在看另外一个人。

  沐商一听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

  自从在观云大陆他与云绮双修后,他彻底完成了灵体重塑后,一直潜藏在体内被封印的他便苏醒了。

  先前那个沐商一早已融进了他的魂魄里,其实也不算融,它本来就只是他的一部分,只是那部分恰巧是留有这一世部分记忆和部分情感的魂魄而已。

  对她生出情愫,唤醒了情魔,虽然在意料之外,但好在都迎刃而解了。

  体内的情魔残留,也被他都消除干净了。

  若说她口中的变了个人是因为他没再表现出对她的喜欢,那确实是,他的真身是灵魔真神,神怎么会对凡人动心?

  而且,待到云绮修炼成神到了第一重空间后,她现在的意识就会消失,被天人云绮吞掉。

  那个天人云绮,才是他爱的人,也才是能与他比肩的人,而不是现在这个平凡得像一颗石子的云绮。

  他暗叹了口气,看着眼前与天人云绮截然不同的一副面孔,以及那双又极其相似的清澈透亮的眸子。

  刚准备说出口的无情的话顿时哽咽住,张了张嘴,犹豫了片刻。

  但还是选择了一部分说了出来。

  “灵体重塑,魂魄归位,我的性格喜好,都会发生改变,现在你看到的就是完整的我。”

  云绮听后眼睫垂了下来,扯着嘴角苦笑了一声,“哦,原来是这样啊……呵呵,那我明白了。”

  沐商一眼皮也垂了下来,他清了清嗓子又道:“还有,我会保护你……”

  “我知道,你会保护我就是因为我们命体结印,不是别的原因。我知道的,你不用反复强调。”云绮抢话道。

  一双杏眸清亮似水晶,细细瞧去还泛着水波。

  她现在已经彻底明白他的心意,也明白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她不想再听他说这句话,也不想自己的心再次被触痛。

  “嗯……我想说的是,我会保护你一直到第一重空间,具体什么原因,我还不能说,但我绝对不是冲着你的骨血来的,也不是命体结印的原因,不过这个你也不用担心,等我恢复神力后,我便会解开。”

  沐商一把话说开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她对自己有什么感情,而且就目前来看,她比他想象中要危险得多。

  最起码不只有一拨人想要杀她,除了想要她的骨血的人,还要一部分想要她的命。

  她是天人云绮苏醒的关键,所以她不能死,他也必须护佑在她身侧。

  如此说开了,总比一直拿命体结印来当说辞要好一些。

  云绮眸底微不可察划过一丝光亮,但听完他的话又重新黯淡了下去。

  之后她半嘲笑半嗤笑道:“呵呵,我谢谢你。”

  沐商一没再搭话,他此时心里莫名有种烦躁,这种烦躁让他浑身难受,他猜测应当是在这密不透风的洞内憋的。

  便急忙闭目,暗自调节周身气息,尽量让自己适应洞内的憋闷感。

  他没说话,云绮反而松了口气,她还真的担心对方回一句不客气,那样她怕自己当场就控制不住一直压抑的情绪。

  现在挺好的,她能慢慢去消化那些情绪,自己也不会那么难受。

  契灵兽与主人心意相通,主人高兴它们便高兴,主人难过它们也会跟着伤心。

  小黑和黑麒麟是神兽,神兽情智开得都晚,他并不懂情爱,也不知道其中酸苦的滋味,看到主人难过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赤幽自是早就通晓的,他不是云绮的契灵兽,但他能感知大机缘大危机,自然也能感知到她的情绪变化。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沐商一其实喜欢你,可怎么也说不出口,先前或者说在观云大陆他确实肯定沐商一就是喜欢她。

  但现在,沐商一不只是那个沐商一了,他再告诉她这个,岂不是雪上加霜?

  他虽通晓万物,知晓五情八苦,可安慰人这方面他自是也不会的。

  于是,魂体空间内,小黑、黑麒麟、赤幽齐齐扭头看向满脸沮丧,甚至还替主人哭的三个魂宝贝。

  “你们三个是最早跟着主人的吧?现在主人心里像落了洪灾一般难过,你们是不是也该起到作用,去宽慰宽慰主人?”

  小黑扬着小黑脸,米粒大小的眼睛里满是严肃,还有几丝命令的感觉。

  大宝贝沉着脸没应声,反而是一直哭得稀里哗啦的三宝贝开口道:“呜呜呜,我……我也想……可可我现在太难过了,我的眼泪都止不住……怎么安慰主人……啊哇哇哇……”

  它说完直接放声大哭起来,丝毫不再控制自己难过的心情。

  “还是我去吧!”

  二宝贝突然开口说着。

  相较于大宝贝的极度冷静和三宝贝的极度崩溃,二宝贝显得尤为正常。

  小黑他们互相对视了几眼,点了点头。

  云绮坐在一块小一点的石墩上,双目无神面无表情地望着正在熟睡的天狗。

  突然,二宝贝从魂体空间跑了出来。

  她知道它要干吗,之前每次自己不开心难过时,都是二宝贝负责来逗她开心。

  她淡淡一笑,开口想要阻止,可二宝贝直接堵了她的话道:“主人,你别难过了,他不喜欢你是他的损失,回头我给主人找更好的美男子,找上十个百个怎么样?”

  “……”

  云绮笑容逐渐凝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尴尬。

  她倒是忘了,二宝贝安慰人的方式就是这般的……直言不讳,找准痛点,一刀见血。

  “呵,呵呵呵,二宝贝你别胡说,没有的事!那个,你还是快些回魂体空间吧。”

  她边说边给它使眼色,让它赶紧回去。

  二宝贝见主人笑了,就依照往常每次安慰主人时,继续说着:“我不回。对了主人,我的幻形术虽然不及老大的,但也还不错,我给你变几个美男子,主人你看着肯定会更开心。”

  话音刚落,几团黑烟冒起,他一连变了好几个墨衣男子,各个清俊儒雅。

  云绮见状尴尬得只想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的三个魂宝贝是没脑子,但没想到这么没脑子。

  旁边还坐着一个沐商一,它难道看不到吗!

  呃?不对,等等。她的魂宝贝怎么会变幻形态?

  “这里能使用魂力!”

  云绮和沐商一异口同声,齐齐扭头看向对方。

  弦月当空,星辰点缀。

  南山寂静无声,灵鸟自远方飞至树上,收翼小憩,忽闻一阵轰鸣,山坡某处山石碎裂。

  惊得灵鸟倏地飞起,睁着眸子好奇地朝那处冒烟还有几丝魂力的地方,扑腾了几下慌忙飞走了。

  树下一抹身影隐在暗处,眸光如炬,待看清以魂力引发轰鸣声是谁后,瞳仁猛缩,旋即消失在暗夜里。

  云绮拍着头顶肩膀上的尘土,又轻声咳了几声。

  抬眸望着那一轮明月,和满天繁星。

  “天都黑了,我们竟然被关了这么久。”

  沐商一则四处张望着,小心探查周围有没有气息,随意敷衍着。

  “嗯,回去吧。”

  “哎等等,虚空之水我还没找到,我得去找虚空之水。”而且,木老头师父交代她去拿的宝贝,她还没拿。

  木老头师父也说了,她拜师包括今日拿宝贝之事都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以虚空之水作掩护,她再顺道去山顶拿宝贝倒也是合理。

  她说完不等沐商一反驳,就独自径直朝山上走去。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