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蜕变

    第九章

    午休的时间很快,时间来到了下午,李姗姗踩着高跟鞋来到了教室,许知秋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趴在桌子上。

    "今天怎么回事儿?怎么一个个的都像是被霜打过了,这么蔫儿”李姗姗看着讲台底下说。

    “好了好了清醒一下,这段时间比较忙啊,足球赛刚结束,咱们学校又准备开展校运会了,我知道同学们虽然累,但还是踊跃报名啊,这件事就交给陈凝晖和杨少言两个体育委员了”。“然后说一下,咱们班在足球赛上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啊,男女都是第二名”。同学们志气都很高,底下也传来了热烈的掌声,李姗姗很满意。上完课后,李姗姗匆匆走出教室。李姗姗刚走,刘晋适几人便凑到了一起,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张林肯定要参加的呀”刘晋适说。

    “哈哈哈他就是个野人好不好,三百米四十三秒跑完!”刘晋适在一旁吹捧着。张林在旁边白了他两一眼。许知秋在一旁笑着,转头问肖辞落参不参加。

    “你怎么想”许知秋问道。

    “运动会累死了,我还是好好给你们做后勤吧”肖辞落说着。

    “许知秋我给你报了哈”陈凝晖拿着一个小本子走了过来。许知秋一脸淡定,她已经预料到了,每次运动会都是这样。

    “嗯,好报个一百米吧,还有一项你看着办”许知秋对陈凝晖说道。

    "好的,没问题"陈凝晖高兴的回答,许知秋看了看她手中的小本子,上面写着,100米跑道,400米跑道和800米跑道,一共六项,她拿起笔记录了起来。

    "我报400米,还是400米吧适合我"刘皓文在一旁看着陈凝晖的报告说。最后人选和项目都定了下来,许知秋报了一百米和一千五百米,张林选择了两百米和四百米,刘皓文也选择了四百米外加一百米,陈凝晖报名了一百米和两百米。陈凝晖的爆发力较强,短跑是她的强项。安忆知没参加,她不擅长体育这方面,只是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报完项目之后,大家都慢悠悠的下去上体育课了。许知秋看到陈凝晖和安忆知两人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其实,许知秋觉得陈凝晖和安忆知两人很般配,即使两人都是女孩子。张林和刘晋适几人也一直跟在许知秋和肖辞落身后,许知秋其实蛮喜欢和男生一起玩儿,因为男生不会太多心机,不会算计她,都会让着她,正好他们这帮男孩子也都很喜欢和许知秋在一起。

    体育课上,老师喊了解散让同学们自由活动,却唯独将许知秋几人报名了校运会的人留了下来。

    “好了,接下来是你们的训练时间,男生六圈,女生五圈,以后的体育课你们都要单独训练。”许知秋一脸想骂人,陈凝晖也抱怨着。几人也没过多废话,都想赶紧结束,早点休息,开始跑圈。安忆知和刘晋适姬广生三人坐在草坪上,看着许知秋几人累死累活的,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许知秋喘着气看着,要不是现在不允许,她真想冲下去给她们剥皮活杀了。,跑完圈后,许知秋上气不接下气,安忆知几人走了过来,那帮男生也没好到哪去,张林也说不出话。

    许知秋疑惑:“肖辞落去哪了。”说曹操曹操到,肖辞落抱着几瓶水走了过来。许知秋见状,心里的郁闷一扫而空,接过水便喝了起来,这个肖辞落还挺贴心的嘛。许知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甜蜜的笑容。肖辞落看着许知秋的模样,心里感觉很欣慰,肖辞落也喝着水。随后几人慢悠悠的朝着教室上去

    下午放学,许知秋同安忆知走出校门,许知秋就看到杨盛生和刘晨浩,两人一人开了一辆机车停在了路边,两个帅哥在那里引来无数女生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许知秋走了过去。两人一左一右,刘晨浩给许知秋卸下书包,杨盛生则是拿出许知秋的专属头盔递给了她。

    "上车!"杨盛生说。许知秋看了看他身旁的车,没说什么,一脚跨了上去。许知秋坐在车后座上,杨盛生启动车子,机车如风一般的飞驰了起来。许知秋感觉到了车速,不断地提升,这才知道杨盛生这家伙是要疯狂了。刘晨浩也开着机车,追在两人的后面。许知秋不知道的是,肖辞落几人在她身后看见了这全过程。

    “秋姐就是秋姐,玩得是真的花”刘晋适在一旁笑着说。肖辞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车速越来越快,两人攀比着速度,两人各自都开着机车,刘晋适也开着机车,不断地超过他们。两个人一边跑一边叫嚣,两个男孩儿都很年轻,也很爱面子,所以他们谁都不服输。许知秋看着两人不停的变换着位置,不禁摇了摇头。

    “妈的,这个小兔崽子,竟然敢在我的头上撒野,今天我就要让他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杨盛生大吼一声,机车的速度更加猛烈了起来,杨盛生见状,把油门一下踩到了底,机车发出巨响,两人一前一后,向着对方驶去。许知秋一边看着,心里暗想这两个男孩儿还真能折腾。两辆机车在马路上一前一后疾驰着,两人的距离渐渐拉近,两辆机车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小了。突然一辆摩托车从两人中间穿过,两辆机车碰撞了一下,两人同时向前栽倒了。两人多多少少都有了些擦伤,然而最严重的是许知秋,她从车上侧翻下来,她倒在地上,感觉头很昏很痛,杨盛生两人看着这一幕赶忙去将她扶起来,许知秋感觉到两个男孩儿扶着她,一股温暖顺着她的胳膊传遍了全身,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两个男孩儿扶住许知秋,一边给她检查伤势。"卧槽"许知秋一阵吃痛,但好在没有发现什么伤口。就这会,许知秋捂着头的手突然感觉一阵暖流,放下一看,手里粘满了鲜血,三人吓坏了,赶忙松开手一看,她受伤了,血顺着她的侧脸一滴滴的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