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吞紫龙兽脱缰

        “喵呜喵呜!”

  契约灵猫发出威胁的嘶吼,双目射出绿芒,尾巴之上,九道金色晕圈在不断闪烁。

  其中每一道都是一个强大的命格。

  但无论它如何挣扎威胁。

  却发现周身似乎像是脱了力一样,面对几乎没有修为的蓉昌公主,祂竟连一丝办法都没有。

  蓉昌公主的双手就像两只铁钳,死死扼住了祂所有的生机。

  作为存活了数千年的大妖级别灵兽。

  契约灵猫当即知道自己是无法逃出蓉昌公主的手掌心了。

  所以接下来便只能发出“喵呜喵呜”的低语,听起来就像是在求饶。

  无论是态度还是姿态上,都比方才要低得多。

  蓉昌公主见状,略微松了一口气,但双手还是死死掐着契约灵猫的脖颈。

  “天师方才说契约灵猫的契约已经解除,可杀可放。”

  “那意思是不是说,他已经解决了天命司司主?”

  蓉昌公主虽然病恹恹的,但心智却很高,即刻从秦宇的传讯中察觉出了一丝端倪。

  大周皇族这些年一直在接触猎命师。

  尤其像朝云帝和太后这种朝中之尊,更是将猎命师奉为座上宾。

  蓉昌公主自然对猎命师这个职业有所了解。

  契约灵猫与猎命师接触契约的办法,基本上只有两个。

  一是猎命师寻找到了更强的契约灵猫,从而让更强的契约灵猫吞噬了原先的契约灵猫。

  这样,猎命师和之前的契约灵猫之间的契约就会自行解除,从而降落到新猫身上。

  二是契约灵猫和猎命师之间,有一方死亡。

  死亡是一切化为虚无,重归于天地。

  这时候契约自然就消散了。

  很明显,秦天师所说的契约解除,便是第二个。

  心念及此。

  蓉昌公主继续死死掐着契约灵猫的脖颈,一脸阴煞地道:“你的主子已经死了,你想活还是想死?”

  数千年道行的大妖,在厄运的影响之下,竟然被小小的蓉昌公主给拿捏住了。

  契约灵猫早就通灵,能够听懂蓉昌公主的话。

  闻言,契约灵猫心里不由将蓉昌愤恨到了极点,恨不能立刻将其撕成碎片而后美美地吞噬。

  但这个念头也只能存在于想象。

  契约灵猫虽然是灵兽,能够承载命格。

  但却不能发挥命格的影响力。

  说白了,祂只是一个存储命格的容器,并不能驾驭命格。

  能操纵的命格的,乃是猎命师。

  所以即便祂身负九道命格,但面对蓉昌,却无计可施。

  “喵呜喵呜!”

  下一刻,权衡利弊之后,契约灵猫高高叫了两声。

  蓉昌公主听到这两声猫叫,顿时脸色一变。

  瞬息之间,她感到自己好像开了天眼,又好像通了兽语。

  她竟然听懂了这两声猫叫的意思。

  “我要活……请住手……”

  契约灵猫的猫叫声,在蓉昌公主听来,竟是两句人言。

  “原来秦天师说得没错,你真得能通灵。”蓉昌见状,仍旧死死掐着契约灵猫的脖颈,但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冷厉的微笑。

  这股笑,让契约灵猫心底里一寒,叫道:“喵呜喵……”

  这一次,契约灵猫的叫声直接连成了串。

  蓉昌公主当即又听明白了祂的意思:“主人已死,我若找不到新的主人,便会被这九道命格反噬……但我想活着……请公主大人救我……”

  蓉昌公主死死盯着契约灵猫,思谋一会儿,才道:“你什么意思?说明白。”

  契约灵猫又发出一连串叫声,意思是:契约灵猫和猎命师之间是共生的关系,一方死亡,另外一方也会很快生机断绝,从而死去。

  自己乃是千年大妖,所以才在主人死后多活了一会儿。

  但很快祂就会遭致命格的反噬,最终也会陨落。

  蓉昌公主听明白之后,倒不是十分着急,反而有些拿捏对手的舒爽感觉。

  “你来本宫身侧,就是为了暗害本宫的,这时却让本宫来救你。”

  “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反正你已经活了数千年,已经活够了,还是让本宫送你入黄泉吧。”

  说罢,蓉昌公主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契约灵猫当即感到一阵强烈的窒息感袭来,同时脑瓜子也嗡嗡的,眼中的绿芒瞬间就泄气了。

  刚刚凝聚起来的真元灵气全部洇散殆尽,没了一丝丝反击的余地。

  “喵……”

  紧要关头,契约灵猫用尽了气力,发出一声嘶吼,但很快就被蓉昌的大手死死拿捏住喉咙,后面的喵星语言再也吐不出来。

  “你还想跟本宫讲条件?”蓉昌脸上露出肃杀之意,死死盯着契约灵猫。

  但同时,她还是松了一下双手。

  让契约灵猫把后面的喵星语言说完。

  随着一连串喵呜喵呜的喵星语。

  蓉昌公主脸上忽而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注视着契约灵猫道:“你说你能将本宫从厄运命格中救回来,从而长命百岁?”

  方才,契约灵猫在死亡关头,赶忙嘶声力竭地向蓉昌公主求饶,并抛出了自己的筹码。

  便是帮助蓉昌公主摆脱厄运命格的影响。

  喵呜!

  契约灵猫有气无力地回应道,意思不严而喻,祂能做到。

  “你如何做才能帮本宫摆脱厄运命格?”蓉昌公主心里一动,蓦地想到了秦宇。

  若说这世间她只能无限度地信任一人得话。

  她会无条件地信任秦宇。

  她认为,这世间能够帮她彻底清楚厄运影响的,恐怕只有秦宇。

  但秦宇现在却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入宫。

  远水不解近渴。

  喵呜喵呜……

  契约灵猫见对方口风有所松动,顿时看到了生的希望,赶忙发出喵星语。

  意思是:“我是猎命师的契约灵猫,身负九道命格,只要公主能和我达成契约关系,我便能将自己身上的福运命格换到公主命盘之中,从而替换掉厄运命格。”

  “这样一来,公主便不会死,而且,还得到了一个猎命师的强大传承,只要假以时日,公主就能媲美于天命司司主!”

  这一次。

  蓉昌明白了契约灵猫的意思。

  若是自己和契约灵猫达成契约,那自己就成了猎命师。

  这样一来,不但契约灵猫不用死,自己也不会死。

  简直是双赢的局面。

  “不……不会有这么好的事吧……”

  蓉昌公主蓦然心动,但却很有理智,当下仍旧掐着契约灵猫的脖颈,又拿起传讯玉牌,给秦宇发了一道讯息:

  “契约灵猫欲与我达成契约,天师认为如何?”

  “另:吞紫龙兽在皇宫兽苑,现在宫中已经戒严,兽苑势必会防守严密,恐只能利用契约灵猫去联系吞紫龙兽。”

  这条信息很长。

  蓉昌发送了老半天,表情一直寡淡如水。

  契约灵猫也不知道她发送了什么,还以为蓉昌公主对祂提出的建议不感兴趣。

  急得赶忙再度喵喵地叫了起来。

  “只要达成契约,我便是公主的奴仆,绝不会反噬公主,否则自会遭致天谴。”

  “请公主三司啊……”

  蓉昌公主看着灵光闪耀的传讯玉牌,静静等着秦宇的回复。

  故意扰乱契约灵猫的心境。

  对方就是一位大妖,但毕竟也只是一只畜生而已,蓉昌公主并不着急。

  嗡!

  与此同时。

  客栈中的秦宇,收到了蓉昌公主的传讯。

  “朝云帝果然也想到了吞紫龙兽这关键一环,若真让蓉昌贸然去往兽苑,肯定会引起朝云帝猜疑。”

  看到蓉昌公主的传讯之后,秦宇微微颔首。

  方才他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环。

  再看看传讯的第一句话。

  秦宇心里一动,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人。

  蓉昌公主果然心思缜密,想到了利用契约灵猫去寻找吞紫龙兽的方法。

  “嗯……如此以来,蓉昌不就成了猎命师了?”

  “而且,以这只千年契约灵猫的实力而言,蓉昌其实是等于接到了天命司司主的传承。”

  秦宇闭目想了一会儿。

  以他对命格一道的了解,亦是知道此中乃是好处多多,也有些风险。

  但也不是不能做。

  当即,秦宇给蓉昌公主传讯道:“契约达成失败,你亦会死亡,个中风险,你自己承担。”

  发送完毕之后,秦宇开始闭目养神。

  很快。

  蓉昌公主收到了秦宇的传讯。

  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之后,蓉昌公主随手抹去传讯玉牌上的痕迹。

  而后,她心里不断权衡了一番,最终目光坚毅地看向契约灵猫,冷静地道:

  “要如何才能达成契约?”

  喵呜喵呜!

  契约灵猫听到这个回答,顿时兴奋起来,连忙为蓉昌公主解释起来。

  要想和契约灵猫达成契约,方法有不下五种。

  但其中只有两条是猎命师们常用的手段。

  一个是猎命师献祭一丝自己的命格气韵,让契约灵猫随时吞噬,而契约灵猫也是通过这些命格气韵而滋长修为和寿元的;与此同时,契约灵猫也要将自己的一部分命格气韵注入主人的命盘,二者交融在一起,便能达成契约。

  第二个则是,利用猎命师的传承之物,让契约灵猫自行选择继承这个传承的主人。

  这个方法,适用于猎命师和猎命师之间的更新换代和传承。

  一般而言,在天命司中,上一代司主在陨落之前,便会感到自己寿数将近,这时,他便会选择一个传承之人,将契约灵猫和传承之物都交给此人。

  此人和契约灵猫再利用传承之物达成契约。

  除此之外,还有其余三种方法。

  不过另外的这三种都太过繁琐,且不实用。

  所以契约灵猫并未直言。

  蓉昌公主听祂说完,当即点头道:“你的意思是,本宫只能选择第二个?”

  喵呜喵呜!

  契约灵猫露出拟人化的笑容。

  “好。”蓉昌公主淡淡回应,但双手却没有离开契约灵猫的脖颈,“若是你我达成契约,你可得答应帮本宫做一件事。”

  契约灵猫想也不想,当即答道:“喵呜喵呜!”

  意思是不要说一件,便是十件八件又如何?你我都达成契约了,你就是我的主人,不必客气。

  蓉昌公主露出智慧的笑容,道:“既如此,那便开始吧!”

  话音落下。

  契约灵猫张口便吐出一枚三寸长的黑色令牌,落到了蓉昌公主的手中。

  蓉昌低头一看,发现那令牌极为古拙,像是穿越了千年的古物,上面镌刻着两个小小的字:天命。

  以她的判断,应该是天命司司主的令牌了。

  嗡!

  下一刻,那令牌之中,涌出一团黑色气韵,从蓉昌的眉心浸入。

  而后,蓉昌便晕了过去。

  待她醒来之时,已经是月上中天。

  白色契约灵猫正蹲在她面前,不时用舌头舔舐着她的面庞。

  见她醒来,契约灵猫发出喵呜喵呜的叫声。

  “契约达成了?”蓉昌公主当即坐了起来,有些微微的恼怒。

  没想到自己竟然晕了过去。

  契约灵猫此时已经和她心思相连,一个声音在蓉昌公主的耳边传来:“契约已经达成,不过因为公主的身体太弱,所以昏死过去三个时辰。”

  蓉昌公主忽而变得严肃起来:“三个时辰了!快,本宫要你去帮本宫做一件事,要快!”

  心想:“天师恐怕等得都不耐烦了。”

  契约灵猫径直回答:“公主请说。”

  蓉昌公主上下打量着契约灵猫,道:“你这会儿便去兽苑,将吞紫龙兽从禁锢中释放出来。”

  什么?

  契约灵猫拟人化的表情顿时僵化在脸上。

  之前听主人说有一件事要麻烦祂。

  祂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现在一听,直接傻眼了。

  您还真不见外啊……您知道吞紫龙兽是什么位格的存在么?

  再者说,那兽苑有多凶险你知道么?

  我只是一只猫咪啊……你不能让我去做连人都做不到的事吧?

  契约灵猫当即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故意卖萌。

  啪!

  下一刻。

  却听清脆的掌声传过。

  契约灵猫径直被蓉昌公主一巴掌打得从床榻上落了下去。

  “本宫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

  蓉昌公主当即拿出了主子的气概。

  契约灵猫苦哈哈地叫了一声,传音给蓉昌道:“做就做,您也不必打我啊……我毕竟是前年大妖……”

  “滚。”蓉昌公主站起身来,睥睨地扫了一眼契约灵猫。

  契约灵猫无法,扭头化为一团白光,消失在窗户口。

  一个时辰后。

  蓉昌公主听到了皇宫中的响动,以及吞紫龙兽那毁天灭地的声响和嘶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