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永远》

    辛语上了大学后,曾疏也就搬离了叔叔的房子,跟靳唐住到了一起。而华洋回到了老家。

    听靳唐说,华洋在家过年的那段日子,有一天在去见一个朋友的路上,偶然经过了东平道公交站,但他并没有下车,只是习惯性地朝公交站牌那多看了几眼,却不巧跟一个女子对视了几秒。

    那姑娘一头乌黑长发,长得倒也还清秀,关键眼睛很大,看起来非常精神,华洋那时心里不由感叹了一句,哇,好漂亮,但也并未深想。

    可是公交车启动时,那女子竟然突然追了起来,他想定是她刚才在沉思什么,忘了上公交,但是跟司机师傅喊了一声,司机师傅并未帮忙停车。

    他又瞅向那女子,那女子仍旧在追着,他不由地往公交车里瞅了瞅,也往路上的行人瞅了瞅,想着她是不是不是在追车,而是在追人,毕竟如果是追车她早可以放弃了。可是并猜不出哪个是她要找的人。

    他也不知道为何那么放心不下她,当他再次瞅向她的时候,她伸出胳膊朝他指了指,他顿时心虚地回了头,前后左右瞅了瞅,发现车里并没有其他人瞅向她,那他应该没有自作多情吧,可是他不认识她啊,这是怎么回事。

    他没再敢回头,心里却飘出了无数念头,合理的不合理的,疑惑的,愚蠢的,各种,直到又到一站,车子即将开启时,他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跑下了车。

    他也说不清为什么,朝她的方向跑了回去,跑了好一段路,才看见她那失落的背影。

    “喂,你刚才是在找我吗?”

    他站在人群里朝她的背影喊了一句。

    有时候人跟人就是心灵相犀,那么嘈杂的人群里,只有她停住了并回了头。

    那一刻她的笑容,后来他记了一生。

    她说,她找了他很久了,连上这次,她在东平道公交站,共遇到了他三次。她说她不相信会和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遇,但若真的有,她一定会去结识他。

    后来在年假的那段日子里,他们发现成了恋人,华洋为了她,回到了家乡。

    ——————

    华洋从学校辞职的时候,故意请老黑和胶原蛋白一起吃了个饭。

    知道华洋是为了喜欢的人而离开的时候,老黑这心里就更不好受了。毕竟华洋来他们学校一年不到,就交到了女朋友。而且一个寒假,就到了可以为对方放弃这边的事业的地步,他羡慕的很。

    他忍不住点了两瓶酒,不听规劝的自己喝了起来。

    华洋就那样想起了上次他们喝醉的样子,只是上次他还在未曾疏哭,现在却已找到可以让他笑的人。

    老黑半醉的时候,华洋问胶原蛋白,为什么喜欢不上他?

    “可能差一个让我心动的瞬间吧。”

    胶原蛋白抢过老黑的酒也喝了一口,老黑对她的好,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无疑那晚老黑又醉了,嘴里一直念叨着胶原蛋白的名字。

    胶原蛋白想让华洋把老黑带走,可是奈何那时华洋还住在靳唐家,离学校太远。

    她那时就后悔,早知上次问问他家的地址了,现在可好,她又要把他弄回自己家。

    庆幸的是,他喝醉酒了不会大闹。不然她才不敢把他放进家里。

    当老黑又一次从胶原蛋白家醒来的时候,他认出了那是她家里,所以不像第一次醒来时感到惶恐。

    更意外的是,他起来的时候,她正在厨房里做早餐,他看着她在那忙活的身影,真想流氓似的抱上去。但他害怕,她会上来给他一巴掌,又或者拿菜刀坎他一刀,那他们别说维持现在这种关系了,恐怕她会对他讨厌至极,甚至永远的从他视线里逃离开吧。

    他知道他该静悄悄地走的,因为上次他刚醒来,她就扔鞋扔衣服的让他赶紧离开。可是他竟然控制不住地走了过去,并说出:“要我帮忙吗?”

    他没敢离她太近,怕她把锅里正煎的蛋扔到他脸上。

    但意外地,她不但没赶他走,反而说让他赶紧去洗漱一下,并告诉他卫生间墙上的柜子里有新的牙刷。

    他往那迟钝了站了会儿,才匆匆跑去了卫生间,出来时,她已做好早餐。

    他又忍不住多想,觉得现在这个感觉是夫妻之间才有的。

    吃饭的时候他总抬眼看她,虽然她不跟他说话,但是老黑心里还是美美的。他总是在想,她心里在想什么,究竟是何原因,这次她没赶他走。

    一个早上,老黑都蹑手蹑脚的,生怕走路出个声,都能把胶原蛋白惹生气了。

    所以临出门时,他也是跟在她后边,换好了鞋。

    然而不知道胶原蛋白突然想起落了什么,回过身来想去拿一下时,结果撞到了老黑身上。

    难得的暧昧气氛,短暂的四目相对,当胶原蛋白想错开他时,老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去吻了她的唇。

    胶原蛋白惊讶之余,老黑已更大胆地把她推到门上。

    “你…”

    她想骂他的话还没出来,他却用手指划过她的脸庞,把一缕头发给她别在了耳后。

    胶原蛋白不知道自己的心突然怎么了,竟然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连动也忘了动。

    “是不是,我的吻也没想象中那么糟糕?”

    老黑只给了她,一秒逃跑的时间,她没躲开,他的唇就又覆了过去,不像刚才那么温柔,有些霸道,霸道的,让胶原蛋白后来回忆起时,有些喜欢。

    ——————

    自从南兮上了大学后,南风就觉得家里特别的冷清。

    也不止家里,围绕着家的那几条路,也是那个感觉,兴许是曾疏也搬走的原因,那座房子空了,所以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都觉得特别荒凉,风更像是好不容易逮到个人似的,呼呼地往你身上灌,寻求着停留之地。

    可是小区里依旧来来往往很多人,却就因为少了那么几个人,变得有些不习惯,变得有些郁郁寡欢。

    他几次差点打破了他坚持的习惯,不想出门,不想去跑步,不想去遛糖豆,但还是在老妈的催促下去了。

    而往往生命里突然闯进来一个人的时候,我们都没做好准备。

    那天他向往常一样,穿了一身宽松的运动装,拉着糖豆,走过了曾疏曾经住过的地方。

    却因为突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回了头,他第一感觉以为是曾疏又回来了,结果却看见,一个戴着浅色草帽,脖子里挂着相机,身材纤细,穿着素白蕾丝连衣裙和白色帆布鞋的女孩站在那里。

    看上去既温柔又不失青春活力,让南风觉得,清冷了好久的街道,终于涌入了一米温暖的阳光。

    当他发现他失礼的时候,他的糖豆更甚已经逃离了他的手,去到了那女孩的身边。

    他顿时惊慌错乱,害怕糖豆跑过去,弄脏了她的白裙子,更甚咬伤了她,结果他的担心都是徒然。

    糖豆在她身边乖顺的很,那女孩甚至蹲下身来,抚摸着它的毛。

    “抱…抱歉。”

    虽然他有一刻不想过去打扰她们,但是他还是打破了那份宁静。

    可是有些意外地,那女孩并不把栓着糖豆的绳子给他。于是南风近距离看到了,刚刚因为帽檐有些遮挡住的她的脸庞。

    真的好生漂亮,南风有一瞬都看呆了,直到那女孩说:“能不能帮我们拍张照?”

    南风才回过神来。

    她把她挂在脖子上的相机递给他,让他帮忙给她和他的糖豆合照。这…这让南风竟有些醋意,他这么个大帅哥在她面前,她不动情就罢了,怎么能越过他喜欢上他的狗呢?

    但他还是帮她照了一张,可是她竟然不满意,嫌弃他拍的不好。后来他又咔哧咔哧拍了好几张,她依旧摇头。

    南风差点没好脸色了,也差一点说出口,我那个专业的摄影师朋友,今天是不在,要不然你俩比比,她肯定比你厉害。但他都忍了。

    不知道摄影师是不是都有这个执念,看见喜欢的就一定要拍一拍,所以他没拍好的,她要自己拍,然后他就那样不经意地入了她的镜头。

    当他开始捂脸的时候,她却说,那我借你的糖豆用一用?

    没等他拒绝,她已经跑开了,而他那糖豆,似乎被她迷惑,抛弃他跟着她跑了。

    他只好追上她们,然后看着她在枫林路那里,拍来拍去。

    她拍照时的那个状态,是他曾经无数次想象过的,曾疏拍照时的样子,他竟没察觉地看得有些痴迷。

    回去的时候,没有刻意的就把她送到了家门口,她把糖豆还给他时,指着曾疏住过的房子说:“我回到这里了。”

    南风不是很清楚她的言下之意,但还是礼貌地木木地嗯了一声。

    可是当他要牵着糖豆走时,她却朝他喊了一声。

    “呀,刚刚,你已经被我拽回了我生命的轨迹里。”

    那句话对南风有些冲击,因为好像他曾对曾疏说过的话。

    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笑着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靠在门上,打开相机又看了一眼,13年来,她从未删过的一张照片,她跟随哥哥一起去意大利时,在这家门口拍到的路过的他。

    ——————

    上次黄薇过生日的时候,辛语她们才知道了南兮的生日——9月15日。

    还真是如当初南兮所说,若他们几个大学没在一个城市,很难聚到一起过。

    那天黄薇跟钟晓一起坐公交去南兮学校找的他们。

    然后四个人一起吃了饭,还去ktv唱了会儿歌,喝了点小酒。

    黄薇喝酒不行,所以就象征性的喝了一杯。辛语本就能喝,所以一直陪那俩男生喝,结果那俩男生都有些微微醉了,她还没醉。

    黄薇跟钟晓还是坐公交回的学校,因为已是晚上,车上人不是很多,不少空座位。只是刚坐下没一会儿,钟晓的脑袋就靠了过来。虽然黄薇觉得很沉,但是还是可怜他喝醉了就没推开。

    直到快下车的时候,黄薇才把他叫醒了。那时钟晓才觉得有一丝尴尬。

    按往常,钟晓都会把黄薇送到宿舍楼下,但今天黄薇觉得他醉了,就让他不要送她了,结果钟晓却偏偏坚持。

    只是在女生宿舍门口分别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在黄薇转身的那一刹那,钟晓突然拉住了她的胳膊。

    “不喜欢你的时间是不是可以解除了?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好。”

    “你说什么?”

    太过出乎意料的回答让钟晓一时不敢相信。

    “我说好,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准备好做你女朋友了,为什么让我等了这么久?”

    啊,突如其来的幸福感,让钟晓一点都不觉得醉了。他不管那时来来往往有多少学生,抱起黄薇转了好几个圈。

    南兮他们离学校近,所以回去的时候坐11路公交就可以。

    虽然南兮说他没醉,但是辛语感觉他还是有点醉了。因为半路他还向她撒起娇来。

    “我的生日礼物呢?”

    “你想要什么?”

    “你没准备?”

    “没有,我们又没有过那个习惯。”

    “那是因为,我们这是第一年啊。”

    “好吧,现在还没到12点,我还有时间,你想要什么,我去给你买。”

    他思索片刻,结果却说:“我想要你的情书,你的第一封情书给了廖原而不是我,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记得给他写过啊?”

    “你当然可能忘记,但是我可一直忘不了。《他坐在我旁边》,幸好没登在校刊上,要不然让全校学生都看见,我当时会疯的,真的。”

    哎呦,这家伙,居然这么久一直在乱吃醋。她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让他清醒清醒。

    “那是我写给我父亲的。”

    “真的吗?”

    “恩,而且,我给你写过情书。”

    “什…什么时候?”

    “你疯狂收情书那阵,我有些嫉妒,所以也天天给你写情书。”

    “啊……怎么办,怎么办,我都扔了。”

    南兮抓着头发十分痛苦,辛语反而笑了。南兮说她,你还笑得出来?

    辛语却说:“我有那么傻吗?回去好好翻你的高中课本们,我的情书都写在你课本里了。”

    南兮的脸色越来越惊讶,终于惊呼出一声:“难道那个在我课本里写“我喜欢你”的人是你?”

    “唉,终于算是被你发现了。”

    “呀…你…”

    “怎样?”

    辛语看他那有点不高兴地模样,还以为他嫌弃她在他课本上乱画了呢,结果他过来扣住她的脑袋,对准她的唇吻了上去。

    ——————

    曾疏和靳唐结婚后,闲暇的时光,两个人经常去徒步旅行,一起爬上了无数的山顶,一起在山顶看过无数次星空,还在山顶迎接了无数次日出日落。

    以前都是曾疏一个人做的事,现在都有了陪同。

    有一天在整理拍过的那些照片的时候,靳唐指着她曾经拍过的一张背影说:“这是我啊。”

    “真的吗?”

    “肯定的,我们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去的这里,这身衣服我应该还没扔呢,我们当时也拍了不少照片,我给你找找。”

    结果那真的是他,原来她们在重逢前,也曾有过潦草相遇。

    所以哪怕很长时间了,你还是一个人,也请到什么时候都不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那么一条缝隙连接着那个人和你的目光与相遇。

    愿所有的潦草相遇都不是过眼云烟。愿终有一天,那个人会来找你谈恋爱,然后走到永远。

    23